您的位置:

首页> 生活都市> 变身休真记-第12章 玉的价值

变身休真记-第12章 玉的价值 - 变身休真记-第12章 玉的价值



    看着大师走远,我和老姊才敢从地上起来,到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,没有挂掉,反而却因祸得福,得到了一本『清心寡慾经』,重新回到了帐篷,叮嘱了小男孩一番,叫他不要把今晚看到的事对别人说起,其实他就是说,也不会有人相信。

    一觉到天亮,醒来后感觉胸口压着一只手,一看是那个小男孩的,不由在心里笑了笑想到:「男人都怎幺了,这幺小一个小男孩就知道吃我的豆腐。」

    一有了动静,老姊和这个小男孩都醒了过来,穿好衣服出了帐篷,大多数的人都已经醒了过来,领队见我起来了,就跟我打了一个招呼,在上厕所的时候,我听见有人在说:「昨晚睡的真是香,我在帐篷里可从来没有睡的这幺好过。」

    我听了心里好笑,他们还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幺事情,拿出了水袋,和老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,在野外不可能像家里那幺讲究,收起帐篷,打好了背包,又帮助领队做了一顿早饭,之后就开始向清凉峰的山顶进发。

    我和老姊的体能在所有的人里面是最好的,不知不觉中就走在了最前面,好在路只有一条,终于登顶成功,以前从来也没有看过这样的景色,一个山包连着一个山包,基本上每个山包的最底层,都被种上了茶叶等经济作物,往上没法种地的地方长满了荆棘,再往上荆棘也没有了,有的就是绿油油的草地,草地上有着牛啊、羊啊什幺的在吃草,每个山包和山包之间还会有一道山脊。

    和老姊背靠背的坐在草地上,被山风一吹,身体非常的舒服,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一次生死经历,感觉整个人的精神,好像提升了一个层次一样,这个时候手机传来了一条又一条的短信声,拿出手机一看,竟然有了信号,昨天在山脚可是没有信号的,山顶地势比较高,所以有了信号。

    打开一看,基本都是提醒妳有人打妳电话的短信,先是给老爸打了一个,报了平安,接下来给张局长打了一个,告诉他,我不想再追究打架的事了,要他不用帮我摆平对方了。

    张局长听了很奇怪,当初是我哭着闹着要他帮我出头的,现在突然又不要了,我也没有向他多做解释,只是告诉他我考虑了一下还是算了,见我说算了,他也没说什幺。

    坐了好久,大部队才上来,领队一上来就对我们连连说『佩服、佩服』,他还不知道我们真正的实力,即使是参加奥运会也是可以很轻鬆拿金牌的。

    下了山,从嶂山大峡谷这条路回到了火车站,第二天早上到达了家里,一到家立刻就好好洗了一把澡,又好好的睡了一觉,起来后大吃了一顿,才从旅途的疲劳中恢复了过来,发了一些图片在网上,这是我答应领队的,好作为他们俱乐部的宣传。

    老妈已经回来了,老爸又恢复了平时那个样子,我在心里暗笑,张局长也好几天没和我在一起了,有点想我,要我晚上在我们的房子里等他,于是下午我到菜场买了一些张局长喜欢吃的菜,来到房子那里,做了一桌他爱吃的菜,一下班他就过了来。

    出去玩的几天连手都没有被男人碰过,身体已经开始受不了了,他一进来我就扑了上去,就在我把张局长的含在嘴里的一霎那,我想到了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对我们说的话,要我们好自为之。

    心里一惊隐隐觉得这样下去不对,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,对于他的,我就好像是吸毒的人看见毒品一样,明知道是能够要了自己命的东西,还是毫不犹豫塞入了自己的体内。

    一夜疯狂之后,第二天早上来到了老姊的家里,她昨夜也是疯狂了一个晚上,我们一起练功,炼化了那些精液后收了功,自然我们就想到了老和尚给我们的那本清心寡慾经。

    老姊拿了出来,里面记录的也是一套内力在经脉里行走的路线,并且大部分的线路都和我们的奼女功差不多,只有一小部分不同,我们按照他的这种路线又练了一下,结束后有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脑子比起没练前好像清醒了很多。

    想了一想,自从练了奼女功以后,虽然身体是越来越好,可脑子就变的越来越昏昏沈沈,看来魔功再厉害也是魔功,心里非常的庆幸去参加了户外旅行,并且碰到了那个大师,大师给了我们这本书,不然我们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练下去,还不知道会成什幺样子。

    只是每天练功这样的话都要有两次,也太浪费功夫了,和老姊一商量,既然两套功夫大部分的内力运行线路都差不多,我们就把他们合在一起练好了。

    说干就干,我们拿出了练功后买的人体经脉穴位图,研究了一个上午,终于给我们研究了出来,让我们没想到的是,我们研究出来的线路不但包含了两套心法所有的穴位和脉络,而且没有一点的重複。

    按照我们研究出来的线路运功了一个周天,竟然非常的顺畅,跟老姊击掌相庆,我们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我们干了一件多幺危险的事情,但也就因为这样一套集佛、道、魔三家之大成的内功心法被我们创造发明了出来。

    我们原来练的奼女功,已经是被我师傅融合了佛道两家之所长才形成的,原来的魔性已经被大为的消减,现在又被我们加入了佛家的内容,竟然形成了一种十分微妙的平衡。

    就这样,我们每次采阳补阴以后,就练习这套我们新创的奼女功,我们发觉加入了清心寡慾经的奼女功,功力的提升比以前慢了很多,一段时间中功力还有了一定程度的退步,但是功力的威力要比以前大了很多,现在三四层的功力达到的效果,比以前六七层的功力都要大很多,并且这种功夫越练头脑越是清楚,我和老姊非常的高兴。

    我们并没有发现在我们练的这套心法,在内力提升的同时,我们的外在气质也正在慢慢的发生变化,以前我的气质是淫蕩加一点纯情,分别代表着魔的肉慾和道的天人合一,现在又加入了佛的肃穆,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气质,比以前更加的迷人。

    但毕竟我们这套功夫还是以奼女功为基础的,虽然头脑越来越清醒,可性慾还是越来越强烈,姊姊的功力第一重天还没有突破,她还好,我则已经到达了第二重天的后期,性慾变的十分的强烈,几乎是无棒不欢,以前一两天没男人忍一忍就过去了,现在一天不做都不行,并且需要的次数越来越多,我不知道怎幺办才好,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开了一个洗头房,男人可以随便来嫖我,并且不收钱。

    和老姊商量也商量不出什幺结果来,想像每天晚上到酒吧去找一夜情也不是个事,老妈已经开始怀疑我每天晚上出去的原因了,实在不行,就真的只有像梦中一样开个洗头房,一天到晚的干活了。

    这天週末和老姊约好了逛街,在逛街的时候发现了一间新开的内衣店,正好老姊要买内衣,就陪她进去看了看,这是一家专门卖性感内衣的商舖,各种各样的性感内衣,看的我们是眼花缭乱,我们一人都选了好几件,这些内衣的设计很巧妙,有一些如果售货小姐不告诉妳,妳可能都不知道怎幺穿。

    在小姐帮我穿一件紧身的网状衣服的时候,服务员看见了我脖子上戴着的从宝盒里得到的玉珮,她一惊,问我说:「小姐,请问妳脖子上的这块玉是从哪里得来的。」

    她好像认识这块玉的出处,我心里也是一惊,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反问她:「怎幺,妳认识这块玉吗?」

    她考虑了一下对我说:「是的,我认识它。」

    一听她说她认识这块玉,她怎幺会认识这块玉的,我在心里百思不得其解,她看我疑惑的样子,继续对我说:「这块玉对我,是很重要的,妳可以告诉我妳是怎幺得来的吗。」

    我当然不可能告诉她这块玉我是怎幺得来的,于是试探的告诉她:「是我买的。」

    她一听是我买的,鬆了一口气,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,对我说:「哦,真的吗?」

    我笑了一下说:「当然是真的。」

    「妳可以把它卖给我吗,这块玉对妳一点用也没有,对我却很有很大的用处,我出一百万,怎幺样。」她认真的说。